欢迎来到沃特学校官网! 沃特邮箱 +86-028-86613339 联系我们

视角观点

融合全球智慧 助力金融业发展 促进企业升级

整合资源、回归银行金融中介本质,走专业化、特色化之路

2016-04-18 沃特官网

文/刘岸东

作者简介:刘岸东博士,南充市商业银行现代农业金融事业部总裁、农村金融部总经理。

企业是以盈利为目标的经济组织,银行也不例外。只不过银行这个企业要特殊一些,它经营的是货币,是作为满足资金融通的中介而存在,银行的经营活动就是在不确定的环境中进行资源跨期的最优配置决策。金融资源在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配置过程中,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必然会存在损失的可能,这就是风险及风险损失。过去十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一方面是在利率管制的条件下,银行依赖相对固定且较低的资金成本去获取较高的利息收入;另一方面,由于经济的高速增长必然导致对资金的过度需求,信用膨胀会使借款人轻率大意,所有商人似乎都可能得到厚利,一些投机商们可以用借来的钱贱价买进和高价卖出而致富,高杠杆经营是较为普遍的,银行与企业相互信任制造繁荣。过去,银行判断是否是好企业的标准仿佛只有两个,一是企业能否给予较高的利率水平,二是企业信用是否良好。而判断企业信用良好的标准又只有两个,一是能否按时付息,二是能否提供足够的抵押担保。由于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掩盖了不确定性的问题,高利差收入与低风险损失带来银行业收入的高速增长,银行从业者们很难去思考如何平衡风险与收益的关系。
去年,仿佛一切都戛然而止。一是利率市场化时代来临,负债端利率管制基本结束,利差收窄;二是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资产价格快速下降,产能过剩严重,经济结构调整极为艰难。过去十年,我们面临的是利率管制带来的高利差收入与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高信用扩张与低风险损失并存的经营环境。在这种外部环境下,作为金融企业的银行而言,依赖信用扩张博取高收益无可后非。而现在乃至将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面临的是不断收窄的利差收入以及经济低速增长条件下的低信用扩张与高风险损失并存的经营环境。在不同的局限条件下,单单依赖信用扩张博取高收益的机会基本不会存在,作为银行从业者理当做出不同的经营选择,必须思考如何从粗放式的信用扩张模式转型为精细化的、兼顾收益与风险的盈利模式。这就好比放牛一样,当水草资源足够丰富的时候,我们只需要把牛赶到草场、任其自由生长就可以获得牛奶和牛肉;而现在我们需要放些音乐,给牛按摩下子才可以获得牛奶和牛肉。
银行应当如何转型,在业务结构、客户结构、收入结构等方面,我们应当做出如何的选择?
有人可能首先想到的是,现在房子卖不出去了,螺纹钢卖不过萝卜了,煤炭价格跌破生产成本了,那我们过去不介入这些行业不就没有问题了吗?实际上,一方面这是一种未卜先知的说法,源于知识的不完备性所导致的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任何人无法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准确地预知某件事情。如果我们能够预知石油价格能够从每桶100多美元跌到30美元以内,那将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另一方面,这也违背了资金行动的逻辑——逐利性,在过去信用扩张和资产价格持续上涨的过程中,本来就会形成对风险的掩盖,在风险与收益的角逐中,风险屈居下风。我们现在去批判和否定这种逐利的冲动是没有意义的,实际上在过去资产价格单边上涨的过程中,银行依赖信用扩张获取高收益的行为本质上就是一种对赌行为,而任何对赌行为都应当有相应的风险对冲和缓释工具,但这恰恰是我国银行业所缺乏的,这是我国金融体系里长期存在的严重扭曲的投资收益和投资风险之间的不对称关系。这本质上即源于国家对银行的长期保护——利率管制,也源于国家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与隐形担保。只不过当利率市场化与资产价格下跌、经济增速放缓叠加在一起的时候,风险瞬间释放,来势汹汹而已。
当过去我们在享受管制利率所带来的高收益的时候,长期忽视了银行作为金融中介机构的基本功能,中间业务收入或非息收入在我国银行业收入结构里很难超过20%就是最好的佐证。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根本的原因是依赖信用扩张可以获取高额收益,在高额投资回报的诱惑下,银行很容易找到股东或其他投资人募集到更多的资本,从而形成更大的信用扩张,资本在这样的条件下不能构成对银行的硬约束。
当利率市场化导致利差收窄、收益降低时,银行很难不断通过扩张信用获取收益,风险资产的扩张速度必然放缓。此时,想通过一个大客户养活一个机构的日子将不会存在,银行必然回归其金融中介的本质,银行业务将回归到风险管理和优质的金融服务上面来。中介本身并不承担风险,它只是通过减少信息成本和交易成本为客户提供服务,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它与房屋中介、二手车中介并没有本质区别。
中介获取的是手续费、佣金之类的收入,由于不承担风险,回报率很低,属于“捡面包屑”的业务。要想面包屑捡得多,就必须增加客户数量,提高服务能力。如何才能提高服务能力呢?这就需要我们整合人才、科技、产品、渠道等等资源,需要我们以开放合作的心态去开展业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四川仁寿县有一个生产枇杷果汁的企业(福仁缘枇杷原浆汁),三年前这个企业曾经找到过我们事业部,需要提供融资支持。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个企业的产品并不好卖,又属于异地企业,很不好监管其现金流,如果某天企业经营不善,剩下的只有生产果汁的专有设备和工业土地、厂房,况且食品加工类的小企业很容易发生“黑天鹅”事件,因此没有介入。而现在该企业的果汁产品在京东上面卖得很火,并且得到了京东金融的支持。京东金融为什么可以支持它呢,因为京东彻底掌握了企业的交易行为,能够掌握企业的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有效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可能导致的信用风险。而当时如果我们介入,只能通过设定抵押担保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去构造信用筛选机制来规避信息不对称。
再举一个例子:某银行有一个房地产事业部联手该行的石材事业部,举办了一个房地产商与石材商的交易对接会,通过这种撮合交易获得了中介收入。
再比如:我们现在支持了不少的农业客户,既有农产品生产基地,也有农产品加工企业,他们面临的普遍问题是农产品卖难、卖出去了收款难。有的稍微高端的农产品如果要进入像伊藤洋华堂这样的超市,可以说是被层层盘剥,营销费用很高。有很多企业甚至考虑自己去租店或建店进行销售的想法,如果让每一个基地客户自己去租店或建店销售,既浪费了资源又做不到规模化、专业化。如果银行能够整合各种资源构造一个规模化、专业化的交易平台,可以帮助企业销售产品、发布信息,还可以通过对各种交易行为的分析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产品,这样就会较大地满足各类客户的需求。通过整合与建立渠道资源,提高客户粘性,围绕客户我们就很容易设计各类产品去深入挖掘客户需求。
离开客户、离开客户需求去开发产品无异于望梅止渴,银行回归金融中介本质需要整合各种资源,需要不断积累数量众多的客户以及客户的交易,实际上,这种资源整合行为在国内已经屡见不鲜了。招商银行、中国联通与东方航空结成异业联盟,三家企业均拥有庞大的客户群、丰富的产品线以及广泛的营销和服务渠道,所在的通讯业、航空业和银行业又都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更为重要的是,通讯、航空及银行对信息科技数据管理都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因此,三方可以在数据管理及数据挖掘,客户联动拓展、产品和服务创新、物理网点和电子渠道共享、增值服务延伸等方面实现优势互补与深入合作,进而为各方带来成长的新动力;平安、腾讯、阿里巴巴合资“众安在线财产保险公司”,“三马”合作,挺近虚拟财险以及网络贸易的新产品领域。
联系我们 沃特学校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16767号 成都网站建设:今网科技